功能栏: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森林草原防灭火网>> 防火动态>> 经验交流>> 正文

2007年武警西藏森林总队“4.19”林芝地区晃朵拉嘎山灭火战斗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6日 来源:本站原创

2007年武警西藏森林总队

“4.19”林芝地区晃朵拉嘎山灭火战斗

 

作战时间:20074191710分至4231230

 

 

 

地图:1100000            1989年版

 

八一镇

 

一、基本情况

20074191710分,林芝地区八一镇晃朵拉嘎山(294122/942202)发生森林火灾,严重威胁临近成都军区115医院、西藏军区后勤部战备油库,色丁村和电话第一村及苗圃种植基地的安全。西藏森林总队奉命出动400名官兵,动用车辆24台,灭火装备520套,在自治区人民政府的统一部署和指挥下,与当地林业扑火队及军民4000余人密切配合,协同作战,连续奋战5昼夜,共扑打火线35公里,扑灭火头60个,清理火点1500余处,开设防火隔离带3000余延长米,222010将明火全部扑灭,确保了重点目标安全,圆满完成了灭火作战任务。

二、战斗经过

此次灭火作战,从419日至23日历时5天,主要经历了4个阶段:

第一阶段:初始灭火。(4191710分至21140分)。191740分,林芝支队张建伟支队长率前指、林芝、米林中队180名官兵到达火场。根据火场态势,支队前指迅速确定了“集中兵力,确保重点”的作战方案,林芝中队80人,采取“一点突破、强攻推进”战法,从火线南侧打开突破口,由西至东向火头方向扑打,在林业扑火队及军民1500余人的配合下,连续奋战32小时,扑打火线30余公里,扑灭火头10余个;支队机关、米林中队100人采取“打隔结合,以隔为主”的战法,在火场东南线开设防火隔离带1500余延长米,成功堵截了向东南方向蔓延的火头。   

第二阶段:全线出击。(421140分至212125分)。421140分,由于火场风向突变,风力加大,火场全线复燃,并形成多点新火头,迅速呈下山火向东南方向蔓延,严重威胁着成都军区115医院、西藏军区战备油库的安全。根据火场发展态势,自治区防火指挥部立即启动扑救重特大森林火灾预案,要求我总队迅速增援火场。217时,总队迅速调集机关、拉萨、那曲大队共220名官兵,以摩托化开进方式,千里驰援火场。2112时,总队前指和增援部队相继到达火场。根据联指意图,迅速采取“多点突破,分兵合围”和“大兵力围控,小兵力突击”的战术,调集林芝中队80人扑打南线火头,堵截威胁2座战备油库的下山火;支队机关、米林中队100人在西线配置展开,分别沿南北两个方向扑打火头,并在距火头5公里处的电话第一村开设防火隔离带;总队机关、直属大队220人在东线打开突破口,沿南北两个方向阻截火头,对火场形成合围之势。至212125分,共扑打火线10公里,扑灭火头20个,清理火点500余处,开设隔离带1500延长米,使火势得到有效控制。

第三阶段:总攻决战。(4212125分至222010分)。4212125分,火场普降零星小雨,联指抓住有利战机,下达总攻命令,决定调集全部力量,在115医院、战备油库和电话第一村3个重点战略部位,分别打响了打火头、打险段、打明火 “三打”攻坚战和保医院、保油库、保村庄 “三保”保卫战。在此阶段,总队前指将水泵特种分队80名官兵作为主攻力量,在火场南线最险段实施强攻推进,阻截火头;其他320名官兵与4000余名地方扑火队、军民等组成若干突击小组,实施多点突破,递进分割,打清结合,分击合围,参战官兵全线攻坚,连克险段,共扑打火线20余公里,扑灭火头30个,清理火点1000余处,于222010分,将火场明火全部扑灭,成功解除了林火对重点目标的威胁,全线告捷

第四阶段:清理看守。(4222010分至231230分)。根据联指命令,222010分,跨区增援部队开始撤离火场,林芝支队所属180名官兵在驻军和地方扑火队的大力配合下,沿东西两线纵深清理火场。231230分,火场实现“三无”,林芝支队撤离归建。

三、战斗特点

(一)作战环境复杂,扑救异常困难。一是地势险要,开进难。火场地形属典型的高原峡谷类型,山体走势复杂,危险地形重叠,沟谷纵横,多悬崖峭壁。火场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火线最高点达4300米,山体平均坡度60度以上,最陡地段近90度。开进中,官兵多依靠绳索攀登,依托树木站立或支撑身体平衡,负重开进异常艰难。二是火势多变,判断难。受复杂地形和多变气候影响,火场小气候频发,风力风向不定,局部风力常达6-7级,致使林火蔓延快且行为多变。受坡度影响,林火快速蔓延的同时,燃烧的松果、木炭、竹杆常滚落山腰或谷底,在燃烧不完全区域产生二次燃烧,形成多处新的火点。多点火头并发,致使火头、火线交叉推进,难以准确判断。三是植被复杂,扑救难。火场位于原始林区腹地,植被茂密,林相复杂,林冠相接,藤萝缠绕,郁闭度高。火场植被主要以高山松、青岗林和毛竹等油脂含量较高的易燃针阔混交林为主。自治区“安居工程”实施后,林内采伐残留物过剩,可燃物超载,林火发生后,持续呈地表火、树冠火和地下火交替发展,立体燃烧,火强度大,扑救十分困难。四是危险因素多,预防难。由于高原林区地形复杂,植被茂密,火势多变,灭火作战中,参战官兵经常受到火袭击威胁;由于火烧迹地内土质疏松,常有倒木、站杆和滚石滑落,对参战官兵人身安全构成极大威胁;由于高原缺氧,官兵连续作战,连续转场,体力消耗怠尽,摔伤、砸伤和坠崖威胁大,安全预防工作十分困难。

(二)火灾封控困难,战略意义深远。4.19”重大森林火灾发生在林区干旱季节,多点燃烧,蔓延迅速,对成都军区115医院、西藏军区后勤部战备油库和附近村屯、苗圃等多个重点目标构成极大威胁,林火一旦失控,极有可能造成火烧连营的局面,特别是南线林火距2座油库不足400米,一旦靠近库区,极有可能引发油库周围挥发汽油燃烧,导致油库储油罐爆炸,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将受到严重损失,后果不堪设想。

(三)火灾影响大,动用人员多。林芝林区是我国西南林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唯一集中连片的以过熟林为主的原始林区,其活立木蓄积量近10亿立方米,森林资源具有良好的社会、生态和经济价值。火灾发生后,立即引起党和国家高度关注,国务院、国家森防指、武警总部领导分别作出重要批示,新华社、西藏电视台、西藏日报等媒体纷纷作出专题报道。为把火灾损失降到最低限度,自治区党委、政府迅速启动预案,调集各方有生力量投入灭火;林芝地区党政领导、驻军及林业扑火队员几乎全员出动;总队迅速调集全部队可机动兵力,形成强大作战力量投入灭火作战。全区动用扑火总力量近4500人,创西藏地区历次灭火作战投入力量新高。

四、经验教训

(一)主要经验

1、领导重视,靠前指挥。国务院和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国家林业局,武警总部、森林指挥部及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4.19”火灾扑救工作,回良玉副总理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参战部队和林业职工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控制和扑灭火灾,防止扩大蔓延,特别是林芝地区地理、地貌特殊,情况复杂,要注意扑火安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总指挥、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同志指示,部队要制定科学有效的扑救措施,调集足够扑火力量,精心组织,尽快彻底扑灭森林火灾,防止扩大蔓延;武警总部、森林指挥部和西藏自治区主要领导也分别对火灾扑救工作提出具体要求;自治区政府德吉副主席亲临火场一线靠前指挥;指挥部和总队两级前指领导始终战斗在火场第一线,参战部队各级干部逐级向下加强指挥力量,与官兵并肩战斗,极大地鼓舞了参战官兵的士气,为灭火工作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证。

2、活用战法,科学布兵。4.19”灭火作战中,两级前指准确把握上级领导和联指的决心意图,审时度势,抓住有利战机,临机定下“三打”、“三保”的作战决心,确保了灭火作战取得决战决胜。各级指挥员灵活采用集中用兵,重拳出击;多点突破,分段合围;水灭为主,多措并举等多种战法,有效控制了火灾向重点目标蔓延。特别是在突起大风,急进地表火转变为树冠火时,一线指挥员临机决断,果断处置,创造性地运用平推式扑打法和隔离式阻燃法等战术手段,利用水泵接力灭火,开设隔离带阻隔林火,使扑救效果十分明显,较好地实现了上级的决心意图。

3、预有准备,反应迅速。随着青藏铁路开通,藏区旅游观光人员猛增;林产品价格爆涨和“安居工程”实施,农牧民大批涌入林区从事生产作业,致使人为火源管控难度增大,防火灭火面临空前压力。总队党委多次召开议中心会议,准确判断了“勤务种类已由林政勤务向防火灭火勤务扩展;任务区域已由重点林区向全区扩展;防火期已由半年逐步向全年延伸”等三种形势变化,积极采取主官划区负责,常委分片包干,防期靠前指挥等有效措施,于每年防火紧要期,均向藏东南重点林区,吉隆、亚东边境重点林区派出多个精干前指和靠前驻防分队,大力加强防火灭火专勤专训和人装结合实战演练,部队始终处于良好的战备状态。此次灭火作战,林芝支队接到作战命令后,参战官兵仅用5分钟时间就完成了战备等级转换,30分钟即投入战斗;总队机关、拉萨、那曲大队接增援命令后,星夜兼程,急行军近千公里,提前5小时到达火场,为灭火作战赢得了宝贵时间。

4、英勇顽强,敢打必胜。4.19”灭火作战,参战官兵牢记森林部队神圣使命,克服了长途行军、连续作战、连续转场、高原缺氧和作战环境复杂等不利因素,充分发扬火场精神,15名师团职干部即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始终战斗在火场第一线,党员、骨干打火头,攻险段,充分发扬了先锋模范作用。在火场形势多变,多次出现复燃,战斗几经反复的情况下,参战官兵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始终保持了高昂的斗志,发挥了以水灭火装备的强大效能和专业部队的突击攻坚作用,圆满完成了灭火作战主攻任务,赢得了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高度赞誉。

(二)主要教训

1、协同指挥体系还不够完善。4.19” 灭火作战,森林部队、当地驻军、林业扑火队、驻地机关和群众等多个单位近4500人参战,多单元大规模协同作战在我区尚属首次,由于在联合指挥中的指挥程序、协同动作、综合保障等体系还不够完善,致使灭火作战中几次出现多头指挥、各自为战,难以形成整体合力。

2、现有装备还不能满足扑救高原地区重特大森林火灾需要。一是水泵等以水灭火装备数量少、品种单一,尤其是大型装备短缺,很难发挥整体作战效能。二是动中通信受高原地形、距离、气候等自然因素影响,盲区多、死角多,通信保障比较困难。三是由于高原气候恶劣、地形复杂、经济落后,致使装备损耗严重,作战成本偏高,灭火效益低下。

五、建议

(一)必须进一步加强高原林区火灾特点规律的研究探索。青藏铁路开通和林芝机场通航后,入藏旅游人数成倍增加,加之农牧民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猛增,人为火灾隐患突出。特别是受近年来极端天气影响,火灾呈逐年上升趋势,防火灭火形势日益严峻。“4.19”重大森林火灾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是,必须进一步加强高原林区火灾发生发展和灭火作战特点规律研究,不断探索高原灭火新战法,逐步改进扑火装备和个人防护装具切实提高应对多种复杂条件下的综合扑救能力。

(二)必须下大力加强部队质量建设。总队编制小、驻防分散、执勤区域广等现实矛盾尤为突出,与高质量完成中心任务的要求不相适应。如何加强部队质量建设,不断提高战斗力是总队一直以来重点研究的首要课题。因此,必须按照“精兵、精装、精训、精打”的总目标,着眼构建完善的指挥、力量、装备、保障体系,以作战要素的局部突破,实现作战能力的整体跃升,不断提高部队遂行任务能力,充分发挥森林部队以一当十的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

(三)必须加强警地协同作战,提高灭火作战整体效益。鉴于高原林区灭火作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完全依靠总队现有兵力和装备,远不能满足扑救重特大森林火灾的需要。因此,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林业局、武警总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防扑火统一指挥和协同作战工作的通知》要求,实现火场参战各方在联合指挥、统一作战、信息共享、通信联络、综合保障等方面的协调与合作;必须按照平时联建,战时联管,保障联供的模式,强化联建、联管、联供职能;必须充分发挥当地扑火队、驻军和群众等各方优势,形成强大的联合灭火整体优势,才能把火灾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才能实现“打早、打小、打了”的目标;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西藏脆弱珍贵的生态资源。

 

主办单位: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

联系方式   网站标识码:bm37000011

京ICP备05048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86号